当前位置: > 同乐城娱乐 >

踏入甲骨文的第一步
2017-04-11 09:02

台湾的高科技行业,大多是在科学园区内的硬体工厂或公司,而软体公司规模通常相对比较小,不太成气候。而美国的高科技公司则大多是软体公司,如早先年的微软(Microsoft)和甲骨文(Oracle),近年来的孤狗(Google),脸书(Facebook),跟亚马?(Amazon)等等。这些公司的薪水和福利往往比较好,所以在科技职场上,许多人都会梦想进入这些令人钦?的公司,然而进甲骨文之前,总要先踏出第一步吧!

记得在二十多年前,在1995到1996年之间,我从大型的生物基因工程公司(Life Technologies Inc., LTI)转到一家规模很小,专门与美国国家癌症核心(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NCI)协作的研究型生物制药公司(TSI, 后来被Genzyme Transgenics合?)工作,是一位所谓的科学家(Scientist),每天穿着无菌衣在无菌室里纯化癌症疫苗,仅管我已经利用在LTI替我付学费的机会,应用周末上课,刚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拿到了正式的电脑硕士,但是甲骨文还是一家在矽谷邻近的小公司,知道的人也未几,尤其在美国东岸知道的人更少,我当然没有听过。

由于当时美国电脑工作的薪水已经开始三级跳了,我也开始试着转换跑道,不过当年甲骨文尚未暴红,而我第一次听到甲骨文的名字,是在一次找电脑工作的面谈当中,所以我也跟本没有听说过,当下看着高薪的份上,只好冒着冷汗把以前学过的资料库知识胡乱吹牛,现在也不记得当时是如何吹的,心中只想着:「反正也铁定上不了,就试一试吧!」

不过,最后临走前,还是厚着脸皮,问了对方:「倒底这甲骨文是甚么东东?」

那天回到家后,才赶快打开报纸的求才广告,以及询问一些朋友,想辨法知道,倒底这〈甲骨文〉是何方神圣!仅管当年网路尚未开始,孤狗大神还未降生,但是我还是很快的就弄明白了甲骨文的前世今生,并且从朋友借来两本甲骨文的工具书,而且修正了我的履历表,加了两年的甲骨文经历…。

尽力研讨了一个星期之后,经过一位友人的推荐,又有人打电话来找我面谈,于是再度出马面谈,凭藉着三寸不烂之舌,把我所有在一礼拜内学到的资料,全体一股脑的合盘托出,我也认为对方被我唬得一愣一愣的,豪无反驳的机会。

在Google Earth上找到当年的办公大楼

于是他就要我在两个星期后去上班,所有都来的太忽然了,我竟然能够脱下穿了十六年的实验衣,穿着西装上班,而且办公室距离家十分近,不到三英哩,开车只有六分钟,而且是在一个新颖的办公大楼的二楼,单独一间靠窗的办公室,窗外则有一棵大树,刚好可以挡住午后的阳光,却不会遮住窗外的美景,这也是职业生活中最豪华的办公室,日后的二十年,薪水虽然愈来愈高,办公室却愈来愈小。

上班的第一天时,我才晓得,当天与我面谈的人,是一位名字叫做John的希腊人后裔,后来因为我有一些名字也叫John的朋友,如摩门酱、胖子酱、…,所以我在他背后称呼他为"希腊酱",免得混杂,而他居然是和我住在统一个社区里的邻居。

由于这位老兄和一位印度人配合,才刚拿下了那个联邦政府的小专案,但是他们本人却都不懂甲骨文,只好用高薪顾用了随着专案留下来的一对无比拔扈的白人资料库管理员(DBA)夫妇,所以在面谈的过程中,他们不愿意由那位DBA主导面谈,而亲自出马,却被我抓到了机会,一阵天花乱坠之后,被我唬住了,最后以系统剖析师(Systems Analyst)的职位顾用了我,也让我的年薪离谱的跳升了将近百分之四十五,是一个标准〈事少钱多离家近〉的工作,但是也开启了我未来二十年辛劳的甲骨文生涯。

我是那家公司的第五位员工,开始上班之后,那两位难缠的夫妇,当然一开始也就看出来我只不过是一只眼高手低的三脚猫,跟本不把我放在眼里,开始时甚至懒的和我沟通,但是他们也不吭一声,仿佛也在等着看我的笑话。

所以那时候,我也才懂了这两位老板的情意,原来他们想要找一位高手来对抗那两位搬不动的石头。天天,两位老板动不动就躲进我的办公室,和我讨论一些技术问题,一开始时我跟本无法抵挡,只能支支吾吾的顾左右而言他,但是仍然拍胸?保证没有问题,每每让他们两位满心怀疑的散会。

呵呵??,当然我也不是省油的灯!Fox扮鬼?

那是一个美国农业部(USDA)的治理报表专案,当时用的还是装在微软视窗(Windows DOS)上的第六版甲骨文(Oracle version 6),而在走马上任之前,我已经找好了靠山,因为在我的众多朋友中,已经有两位甲骨文专家,以及当时太座的工作就是应用微软视窗,而她的一位共事也是视窗高手,他们都成了我会议后的〈及时?询委员〉。所以每当那不了了之的会议结束后,我立即关上办公室的门,打电话和他们求救,往往在不到半个钟头,就可以把完全的解决计划送到"希腊酱"的手中。

或许是我自己心里作怪,我觉得希腊酱总是用那充满着怀疑的眼神看着我…Fox想

当然,所有荒?的天时天时人和之外,我也努力的在职自我进修,经过漫长的两三个月之后,我就已经完整进入状况,再也没有人怀疑我了。

几个月之后,在那个夏天的一个周末,我请了一些邻居,也包含"希腊酱",来家里的后院烤肉(BBQ)派对,在聊天之中,他才流露了一些心声。原来在我开始工作的第一个星期,他就已经受到印度人的压力,想把我踢掉,但是因为每一次我都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解决问题,所以他对我的专业才能坚信不疑,每一次都在印度人前力保我。

始终到今天,他都只知道我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电脑硕士,但是不知道当时的我,对甲骨文是完全没有实务经验,甚至连电脑工作的经验都没有。

几年之后,我在一家科技学院教了好多年的Career Marketing的课,而我本身的这一段经验,也成了最出色的实务教材。

?

?

延长阅读:

你会日文呀?

迷失在芝加哥市区


首页 同乐城娱乐 同乐城tlc88 www.tlc188.com 同乐城官网
Copyright 2012-2014  http://www.yp122.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版权由"同乐城娱乐"所有
友情链接: